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梦的解析》第十部分《梦的解析》在线阅读 周公解梦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资讯 > 文章

《梦的解析》第十部分《梦的解析》在线阅读 周公解梦

但,审查制度到底是搅什么的?为何它对这狠毒的自私不予以强烈地对抗呢?为何它不把连结在这思想串列的满足改变为极度的不愉快呢?我想答案是这样的,和此人相连的别种无法反对的思想串列同时得到满足,并且其感情恰好遮盖了由这受抑制的童年妄想所带来的感情。

在揭幕典礼的时候,我思想的另一层次是这样的:我失去多少朋友了呀!有些死去,有些是因为友谊的年代,我将要保持这友谊而不再失去它。 我对能够以一个新的朋友来取代失去的友谊是能准许进入梦而不会受干扰的,不过同时却偷溜进了源自童年感情的具有敌意的满足。

无疑的,童年的感情加强了现时这合理的感情,不过童年的仇恨亦成功地得以表现出来。 除了这些以外,梦中亦明显地暗示着,另一能导致满足的思想串列。

不久前,在好久的期待之下,我朋友弗氏生下一位女儿。 我知道他是如何的哀悼他早年夭折的妹妹,因此写信告诉我说终于可以将他对妹妹的爱转移到这个女儿身上,而她将失掉那不可补偿的损失。 因此这个思想又再和前面提到的隐意的中间思想发生关联(请见第六章)(而由这思想却发射出许多相反的途径)没有人是无法予以取代的只有revenants:我们那些失去的都再度回来啦!而梦思各种相冲突成份间的关系再度因为下面这偶合事件而连接的更密切;我朋友小女婴的名字恰好和我小时的女伴具有相同的名字,她和我同年,并且是我那最早的朋友与敌人的妹妹(按即ohn与pauline兄妹)。

当我听到此婴孩子命名为为赛琳时心中大感满足,对此巧合的暗示是,我在梦中以一约瑟代替另一个约瑟,并且发现无法压抑着Fl与Fleischl之间起头的相似处。

现在我的思想又再回到自己孩子的名字上,我一直坚持他们的名字不应追求时尚,而是应该纪念那些我喜爱的人。

这些名字使他们成为revenants。

我想,孩子难道不是我们到达永恒之路吗?对梦中的爱情,我只有另外一些话要补充由另一个观点看,睡眠者脑海中的某一统辖的元素造成我们所谓的情绪或者是某种感情的倾向而这对他的梦会有决定性的影响。 这种情绪可能根源于他前一天的经验或思想,或者是依据记忆,不管怎样,它都是伴随的适当的思想串列。 不管梦思的理念是决定了感情,或者是感情决定梦思的理念,对梦的建架来说都是没有分的。 二者都预示梦的建架是受到愿望达成的影响,并且都是由愿望取得其心灵的动力。 这实际存在的情绪和梦中产生的情感是得到同样看等的(请看第五章丙)。 即有时会被忽视,有时会用来做为愿望达成的新解析。

睡眠中的不安情绪可以是个梦的原动力,因为它引起那活力勃勃的愿望,这正是梦所欲满足。 情绪所附着的材料于是被加以运作直至能够表达其愿望达成为止。 而这不安情绪在梦思中如果愈是强烈和占优势,那么愈被强烈压抑的愿望冲动就会乘机潜入梦中:因为既然不愉快已经存在(否则它们需要制造出来),所以困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即使自己潜入梦中的工作。

这是我们又再碰见焦虑的梦的问题;以后我就会知道这将是梦活动的边缘例子。 终于我们现在能够论及梦形成的第四因素了,如果我们以和开始一样的方法来探讨着梦内容的意义即以梦中显著的内容和它梦思的来由相比较那么就会遇到一些必须以崭新的假设来加以解释的元素,我脑海中还记得一些例子,梦者在梦中感到惊奇,愤怒,被拒绝,而这仅仅是由于梦内容的一部分所引起。 在前节的许多例子中,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梦中的紧急的感觉和内容并不一致,反而是梦思的一部分,这我会在适当的例子中显示出来,但是有许多这类的材料却不能如此解释:它和梦思的关系无法找到。

譬如说,这句常常在梦中发现的话:毕竟这只是个梦而已具有何种意义呢?(请见第六章)这是梦中一个真实的评论,就像我在清醒时所做的一样,而且这常是睡醒前的序曲;更常见的是它紧随着一些不安的感觉,但在发觉是梦境后又平静下去了。 当梦中产生毕竟这只是个梦而已时,它和奥芬巴赫的笑剧中Labeliehelene口中里所说出的具有同样意义〔138〕:它不过是要减少刚刚经验到事件的重要性,以及使接下来即将产生的经验更易于被接受。

它的目的在向睡眠催眠,因为这精神因素正要使它奋起,同时有将使梦不再继续的可能或者是该剧的继续发展这么一来,就可以更舒适地继续睡下去,并且忍受梦中的一切,因这毕竟只是一个梦而已。

我认为这个轻蔑的评论(毕竟只是一个梦而已)是在下述的情况产生的:当那从未真正休眠的审查制度发现在不经意之下让某个梦产生,要潜抑已经太晚,所以审查制度只好用这些话来对付因之而产生的焦虑感。 这不过是精神审查制度的esbpritdescalier的一个例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