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我与二宝13个月的母子缘分,要尽了......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资讯 > 文章

我与二宝13个月的母子缘分,要尽了......

  2018年9月9日早晨9点,我和老公如约来到省妇幼,同行的还有执意要一起来的妈妈(后来妈妈回忆说那天预感会有问题,前一天晚上心慌的要吃药来缓解,带了现金银行卡,想着万一住院能用着)。 周日影像科窗口堆满了人,我们遵医嘱让淘淘昨晚很晚睡,今早早早喊他醒来,我抱着他,路上他就已经有点瞌睡了,现在眼睛也快睁不开了,终于医生喊到我们了,让我们赶紧带淘淘去急诊科灌肠,灌的是水合氯醛一种镇静剂,我抱着淘淘,妈妈给我拿着包包,老公跑去缴费,我们到了急诊科,护士让进去等一下,里面正在抢救病人,我进了急诊室,听到很乱的嘈杂声,看见抢救室门大开着,一群医护人员围在一个十几岁孩子床边,那个孩子头上包着白绷带,身上似乎有很多血。

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低眼看看怀里已经睡着的淘淘,心说我的宝贝肯定没事,不愿再多看急诊室一眼。

没一会儿老公拿着缴费单回来,有个护士过来问了问孩子体重,然后让我把孩子反抱着,将一管透明的液体推进了淘淘的肛门,并嘱咐我一定给孩子把臀部捏住别让药流出来,我正在想淘淘两天没拉粑粑,会不会这样刺激一下,拉粑粑出来,果然药推进去还没一分钟,我就感觉他在使劲,我手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他的这个力,手里已经结结实实抱了一堆他的粑粑,我赶紧问医生,这个药还有作用吗?医生让再观察一下,给淘淘清理完粑粑,再看他的反应,他已经沉沉睡去。 知道药伴着粑粑流了不少出来,我们赶紧抱着他跑回影像科,医生说只能进去一个大人,谁进?我是妈妈,当然是我,不管做什么我都要陪着他。

我抱着淘淘跟着一个穿白大褂的进了检查室,检查室里开着冷气,昏暗的灯光,一个巨大的白色仪器占据了房间五分之四的地方,正对仪器的墙是面玻璃墙,玻璃那一头坐着给他检查的医生。 仪器很高,我抱着宝贝踩着脚踏来到仪器旁边,医生让我把孩子递给他,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好舍不得,看着医生把小小的他放进轨道,再用绳子绑上,仰面朝天耳边空隙塞了垫子之类的东西,按动按钮,淘淘缓缓进了检查舱,头朝里,脚朝外,孤孤单单就那样躺着,我突然觉得心里揪心的难受。 伴随着那个自动的大铁门关上医生出去了,坐到了玻璃墙那一边,检查开始了!我就站在仪器旁边,巨大的嗡嗡的声音伴随着像工地打桩咚咚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畔,我目不转睛盯着检查舱里的淘淘,生怕这巨响吵醒他,看着治疗舱上一遍遍倒计时2:30-0:00,感觉时间过了好久,这么冷这么吵检查怎么还没完,过了很久我不经意转过头看玻璃墙那一边,看见老公站在医生旁边,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不会有事吧?紧接着检查室门开了,检查还没完呀,仪器还在响啊,怎么医生进来了,我听见他说让我出来一下,我紧张的问,没什么事吧大夫,紧接着他说孩子头里有东西,我听的不真,他说什么,孩子头里会有什么,看电视看多了绦虫之类的吗?我顾不上淘淘,紧跟着医生出了检查室来到电脑旁,显示屏上浮动着图像显示头颅里有个不规则近似圆形的东西占据了颅内快一半的位置。 医生问我,你是学医的?我说是。

什么科?皮肤科。

我机械的回答着。

虽然不会看影像片子,但在学校时我们学过颅内的影像应该是对称的,这是什么东西啊?不当不正那么大一团,突然我回过神来,失控的问,这是什么啊医生?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个?医生说占位性病变,等片子出来赶紧领上孩子上北京吧!旁边一个护士说去北京天坛医院或者三博,那里的神经外科全国最好,当时吓傻了没反应过来占位性病变是什么,但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我的淘淘得了重病,要去北京求医保命了。

我返回检查室,接过还在昏睡的宝贝,看着什么都不懂的他,紧紧的把他抱进怀里,眼泪已经失控的止不住了。

出了影像科,看见门外等着的妈妈,我哭着说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的天像塌下来了,妈妈说别急,该怎么办怎么办!关键时刻妈妈总是能一句话把我点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