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模仿电影《赌神》写的小小说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资讯 > 文章

模仿电影《赌神》写的小小说

  本小说就是虚构,其他人勿信,对号入座者混蛋。   话说东北某地一个小白人我终于离开了热爱的黑土地,踏上向往已久的南国——广州,做火车穿着薄绒裤,夹克衫,当火车经过大名鼎鼎的沈阳站时,内心充满幸福感,沈阳的小雪那个飘,开始来时还说南方热,看沈阳都下小雪了,这要是穿少了在火车上就冻感冒了,预判对于一个读者是非常重要,这一点在生活上也很重要,人生其实时时刻刻的都有智慧的闪光点。

判断对了,衣服不能少。

  经过江西时路过九江长江大桥这个宏伟,经过江西井冈山时哪些层峦叠嶂的山脉,光说当年蒋先生不能剿*成功,就是现在有卫星地图在井冈山里找一个藏身大山的人也不容易。

  火车经过一天一夜终于到达了广州,这是早春三月,羊城广州,当我从火车站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羊城人们和东北人民绝对不是差一个纬度,零上20多度,别说薄绒裤,夹克衫,就是短裤和半截袖都热啊!  这种窘迫情景在广州站还不算太尴尬,因为广州站的人穿什么都有,一线城市这种情况几乎是司空见惯了,穿不合时令衣服的人太多了。   为什么说这个桥段,相对于读者来说,预判才是最重要的基本功。 在沈阳下雪,以为自己穿的对,可是到广州穿的就是错的。 这本身就是预判不准。

  从广州南站到珠海的高铁太多了,一个小时就到珠海了。 在火车的桌位上有明显的银河渡假城微信,公众号。 这离赌城太近了。   第二天早上终于踏上澳门这个面积比我们小城还要小一些的圣地,信仰者的麦加,读播者的最高殿堂。

因为这里是中国大陆地区乃至东南亚最大读城,常年的读资几千亿资金在这么个小的地方厮杀,胜者豪车美女,败者坠入大海汪洋。

  人生处处是战场,在读者的战场富丽堂皇的大厅没有用,四五十岁的*官和想象中的妙龄少女差的一大截,500、1000额度提示,败家占据大量的读桌。   我不明白规则,也不用规则提示,看不看懂没有任何用。 猜对才是王道。   一桌是三个色子在一个透明盒子里乱转,我却生生的压了一个100的筹码,*官轻蔑的说普通话500,  在战场上胆怯是要输的节奏,在战略家看来胆怯是最好的迷惑敌人的策略。 我想这个轻蔑的*官会记住我的,一个东北小白。 我犹豫迟疑的拿出5个100的筹码很不情愿的压在大上,根本没有什么买定离手话,只要筹码都压在投注范围内就开牌了。

  其实开出的色子数字是多少我都没有看清楚,这个不重要,有显示屏显示一个大字就足够了。 5个100的筹码被摊开然后赔付一个紫色500的筹码。

哥伸手示意这个是我的,毫不犹豫一把抓了过去这是我的,生怕被别人抢去。

其实桌上的筹码大半都被*官收回了,因为都猜的不对,桌上筹码大概一万多块。   不过接着*官就可以高看一下了,总是最后一个压,只是压大小,其他数字(因为3个色子)根本不压,而且把把就是大小均注,9把过后我也可以拿一摞筹码了。

哥转身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能有一片羡慕的眼光。

  这里说一下新葡娱乐场一进入就是色宝第一个台子,坐电梯上二楼,大概是左手边是败家500的,对面的是也是败家,我走过去因为台子没有人压,我到台前*官说1000生怕我玩不起,这里应该说一下,大陆的人和澳门人在穿着上真差不多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的鞋是上下九街买的230元人民币,这在广州很廉价了,衣服北京街买的一个全国连锁的也二百多人民币,这衣服鞋价格在广州任何打工的都可以买的起。

但是我很高兴因为在我们那里这样的鞋的颜色都没有是浅颜色的鞋,衣服在广州二百多在我们那里不会少于500的,我们那里倒腾衣服的都来广州不管是商场还是个体。 其实不读的话,来广州倒腾衣服也不错。

  接下来就是表演赛了,我那2个500百的换一个1000的。

这里说一下败家可以猜大小,不过哥是个古典的人,认为败家就是庄闲最经典。

  大家围着一个台桌,有人做椅子上下注,周围的人都站着因为下注小些,我犹犹豫豫的拿一个筹码压在庄的投注区,这里说明一下因为投注人多,*官是不开牌的,庄家有牌,闲家也有牌和网上的是不一样的,然后我就学到一个新词“顶”,几个人喊顶,后来还知道有吹这个词。

  这真是十里不同席,百里不同俗。 这些词我以前都没有看见有人说过(起码在东北没有什么顶,吹,偏远地区只有二八()杠这样土掉渣的玩法)  这把是顶对了,开牌是庄()赢。

我还是最后一个给筹码的,因为投注1000*官最后一个给我的,既然是庄()猜对了,下把就是闲()了,又是均注这把配合的是闲()赢。

不用问最后一个赔付人还是我。   接着赌神里的桥段出现了,话说赌神高进有个戒指最后时刻总用手摸摸戒指,我没有戒指深处一指食指作为我的标志,三把联闲()可以猜对了。

  一千的筹码我也有一小罗了,开始观看其他投注,期间出现过和局好像庄()闲()通杀。

  可是我要走了,因为读场没有表,但是可以带包进入,我手机在包里一看时间好像过了半小时,留给我只有半个小时了。

  那就把这些筹码物归原主吧,开始两个筹码加倍投注,庄庄闲庄闲庄闲闲闲庄庄这是什么啊,最后的结果是这样婶的。

(东北音)  其实我认识那个字,但是我一人把他叫做何鸿生,我欠你的晚些还给你。

  500的一百倍是多少,这么多筹码到账房二楼换回港币,对了在游乐场居然使用港币没有见过人用澳币,这不得不说是个怪事。   更怪的事这些港币500、1000面值居然是不同图案,我辨别不了真假,更重要的在我们东北的小县城的中国银行居然也没有鉴别出来,他们认为是真币(因为金属线可以过验钞机),但是图案没有看见过,希望去省城总行兑换吧。

看来还得去趟大城市。   500百倍的利润几万块钱就这么折腾老百姓,中国银行东北的储蓄所(确切的说是支行)官僚严重!!  期待再次澳门行把钱还给何先生一大家子人口!。

友情链接: